时代需要人文大师——“《吕进诗学隽语》研讨会”综述
发布时间2015-10-22 15:10:02     作者:    浏览次数: 次

  

时代需要人文大师
——“《吕进诗学隽语》研讨会”综述
赵 玲 向天渊

  2013年3月31日上午9时,由西南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中国新诗研究所联合主办的“《吕进诗学隽语》研讨会”在西南大学隆重举行。诗评家吕进、诗人傅天琳、《吕进诗学隽语》主编曾心、重庆市文联党组书记王超、重庆市作协党组书记王明凯、重庆市文联副主席周晓风以及来自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四川、贵州、重庆等地十余所高校、多家出版社和新闻媒体的30多名诗学专家出席此次研讨会。会议由中国新诗研究所所长熊辉教授主持。工作人员代为宣读了西南大学张卫国校长的讲话,在讲话中他高度评价了吕进的学术成就以及为西南大学学科建设、人才培养作出的杰出贡献,并对《吕进诗学隽语》的主编曾心及其编辑团队,以及参会的学者们表示了感谢。曾心发表了《主编感言》与参会者一道温习了编撰该书的过程,并介绍了他收到的初步反馈。此外,王超书记、王明凯书记先后致辞,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诗刊》原主编叶延滨,以及日本著名学者岩佐昌暲发来贺信。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热烈讨论,研讨会在吕进教授《需要人文大师》的答谢辞中顺利结束。

  由泰国著名诗人曾心发起并担任第一主编(第二主编钟小族)的《吕进诗学隽语》,将西南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主任、著名诗评家吕进教授的诗学名句以语录体的形式辑录成书,于2012年先后由西南大学出版社、泰国留中大学出版社、中国台湾秀威科技股份资讯有限公司出版,这种三地争出同一著作的诗学事件,受到海内外诗人与诗评家的的广泛关注。以此为契机,出席此次研讨会的学者从以下几个方面展开了深入的交流与探讨。

  一、回顾吕进诗学的建构历程

  1982年出版的《新诗的创作与鉴赏》,是吕进先生的第一本诗学专著,也是他的成名作,曾经多次印刷,销量达四万多册,引起较大的学术反响。到会的许多学者都回忆了这部书带给自己的启发和影响。如中国诗歌协会副会长、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诗人傅天琳回忆当年学习《新诗的创作与鉴赏》时感受到“这些话与我实际创作是一致的”,“吕老师的理论帮助我提高和坚定了对诗歌的认识”。福建师范大学的王珂教授称:“先生的每一部著作都对我产生了很大影响,其中有三部对我帮助最大”,《新诗的创作与鉴赏》是他的新诗“入门书”,《新诗文体学》把他引上了“新诗文体”及“新诗诗体”研究的学术之路,《吕进诗学隽语》则是他写论文时的“手边书”。西南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副主任蒋登科教授则称,《新诗的创作与鉴赏》改变了他的一生,从此他走上了诗歌写作与研究的道路。宁波大学钱志富副教授在回顾中引发了对吕进诗学思想分期的思考,他指出,《新诗的创作与鉴赏》应当只是吕进诗学前期的代表作,而其萌芽时期则应追溯至更早,至于《中国现代诗学》则体现了吕进后期诗学思想,《吕进诗学隽语》的编选则一定程度地沟通了吕进诗学的前期和后期,展现了吕进诗学思想的内在统一性。

  在探讨吕进诗学著作所带来的影响的同时,学者们都提出了吕进的个人品格与其作为诗人的艺术品格和作为学者的学术品格之间的一致性,吕进的为人与他的诗学一样为当下的学术界提供了参照与学习的榜样,必将产生更加深刻的影响。重庆市文联党组书记王超在致辞中说到:“这本书带给我很多东西,给了我很多哲学上的思考、人生上的一些思索,我感到收获最大的,是作诗先作人,作大诗人一定要作一个大写的人,要作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的人”,“吕进先生在诗歌理论的背后道出了人生的追求与向往,对年轻人,特别是文艺工作者都极有价值”。重庆作家协会党组书记王明凯的致辞中也说到,阅读《隽语》,一是学习吕进诗学理论,二是学习吕进的艺术人生。重庆晨报副总编辑何志也在发言中表示“先生给我最大的影响,是在这个非常功利的时代,让我走上了一条非功利的写作道路……”

  二、探讨吕进诗学的话语特征

  重庆市文联、作协副主席、重庆师范大学周晓风教授将吕进诗学的独特魅力概括为“三个统一”,即“诗与诗论的统一;理性思辨与审美体验的统一;诗内与诗外的统一”。其中《隽语》所体现的吕进诗学理论特征中最直观的是“诗与诗论的统一”,也就是其诗学语言的诗话特征,这一点似乎在学者中达成了普遍的共识。湛江师范学院人文学院的张德明教授,专门谈到的吕进诗学的诗话特征,并将归结为如下四个方面:一是以“感悟”为基础的诗学言说,二是象喻式批评的话语方式,三是类概念的话语策略,四是以少总多的学术笔法。这四个方面在颜同林教授、诗人万龙生和傅天琳等诗人和学者的发言中都有所回应,远在新加坡未能到会的学者陈剑也在提交的论文中指出:“吕进诗学论点的表述,不拘泥于学术术语和格式,却以学术的智慧、诗化而机智的语言阐释点化深奥的观点,既有严肃的学术深度论述,又深具语言的幽默隽智,使读者产生阅读其诗论的极致乐趣,有别于一般学术论文的生硬艰涩、枯燥无味。”他认为,“吕进之所以能达到这种出神入化的诗评境界,与他作为诗人是分不开的”。

  另外,吕进诗学思想中浓厚的哲学色彩也受到参会学者的共同关注,福建师范大学的王珂教授就认为,《隽语》中体现出了强烈的科学性,折射出黑格尔哲学的光辉,重庆诗词协会副会长万龙生指出,吕进充分运用了艺术辩证法,具有宏观与战略的视野,例如对新诗的“破”与“立”、“变”与“常”、“大众化”与“小众化”等概念的辩证阐释,就破除了一元、单极的僵化观念,使人耳目一新。蒋登科教授则表示,《隽语》中体现出吕进由个别到一般,揭示出诗歌的普遍特征和本质规律,并在表达方式上深入浅出,同时具有深刻的思辨性和亲和力。

  三、重申吕进诗学的经典地位

  此次研讨会中,学者们纷纷引用《隽语》中的内容,将吕进的诗学观点与自己的研究相对照,重申了吕进诗学的原创性价值和经典性地位。如江锡全教授就坦言自己受益于吕进老师针对现实主义诗学和新诗文体论的两条隽语,使现实主义诗学和新诗文体建设成为自己的重点研究方向。《东方诗风》的主编万龙生作为格律体新诗的研究者与实践者,就直接引用了《隽语》中吕进对格律体新诗的观点,作为格律体新诗合法性的理论支撑。福建师范大学的王珂教授指出,吕进与自己对诗歌的定义存在差异,同时,在诗歌的功能方面,吕进更讲求诗歌的公共性,而自己更看重诗歌的个人性;在诗歌的文体论方面,吕进更提倡格律诗,而自己则倡导准定型体;在诗歌的审美方面,吕进偏重音乐性,而自己则关注美术性……虽然观念有所差异,但自己作为“吕家军”的“正宗弟子”,所取得的一切学术成就皆离不开吕进诗学思想作为坚强的后盾。

  同时,学者们总结了吕进诗学在几个方面的重要意义。在传统诗学的转型方面,湛江师范学院的张德明教授、贵州师范大学的颜同林教授,以及重庆晨报副总编辑何志都提到了吕进诗学理论与传统诗学的精神联系,以及吕进诗学在传统文论的现代转型方面的重要意义。颜同林教授指出,吕进诗学的这种特质对当代的学术界带来了“三个有利于”:有利于对当下形形色色诗学理论的去弊;有利于对诗学传统的复兴;有利于对现代诗学传统的前瞻。而在诗学研究方法方面,张德明教授和福建师范大学的王珂教授认为,吕进诗学建设追求前瞻性和原创性,富有洞察力,寻找学术增长点,在表达上面向读者、富有亲和力的特色应当成为学术研究的典范。最后,在诗学理论方面,学者们着重强调了“新诗的二次革命”和“三大重建”的提出为诗歌界带来的巨大冲击,重庆晨报副总编辑何志尤其强调了吕进诗学中新诗文体学的价值和意义,指出诗人创作时的“文体自觉”是极为来之不易、难能可贵的。

  四、评价《吕进诗学隽语》的学术意义

  主编曾心在致辞中坦言,编选这部《隽语》的初衷来自阅读《吕进文存》时的笔记,编选时“精中选精”,尽可能使吕进诗学中的“神”和“气”得到保留。在斯原提交的论文中,他将《隽语》出版的意义归结为三点,一是搭建了一个吕进诗学的总体框架;二是修筑了多条进入吕进诗学的捷径,三是展示了吕进诗学的独特风采。重庆作家协会党组书记、诗人王明凯在致辞中称《隽语》提纲挈领,阅读起来“轻松愉快,学有所得,事半功倍,受益匪浅”。福建师范大学的王珂教授的发言则以“片言居要,体大虑周”为题,称赞《隽语》的言简意赅,博大精深。湛江师范学院张德明教授认为,《隽语》既是吕进诗学的一部精选集,同时也可以作为一部独立的现代诗话著作。四川文理学院的雷斌老师指出,《隽语》的编选准确,充分体现了吕进诗学的主题和系统。

  与此同时,学者们也针对《隽语》的一些不足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江锡全教授提出,《隽语》还可以做到更精练,更精致,更准确,个别篇幅较长的条目还能更加浓缩,在语录的分类上还可以继续斟酌,语录的出处最好以原始文献出处为准进行统一。钱志富副教授肯定了江锡全的观点,并在语录的分类问题上提出将《隽语》以历时性分期的意见。蒋登科教授则告诫前来旁听的研究生,研究吕进诗学不能为求便捷依赖《隽语》,而应当细读原文,进行踏实、系统的研究。

  在仔细聆听了学者的交流与讨论之后,吕进先生在会议结束前作了题为“需要人文大师”的致谢辞,对《隽语》的编者团队表示感谢,并重点提出了包括诗学在内的人文学科的建设问题。他指出,当下中国物质和精神的失衡造成整个社会人文情怀的失落、诗意的失落,时代呼唤人文大师,与此同时,我们的学科评价体系中掺入了大量非学术因素,缺乏符合人文科学规律的管理模式使得人文知识分子陷入了困境,难以出现人文大师。因此,吕进先生勉励在座的学者,要清醒地守住人格的底线,高贵地守住人文学术的尊严,介入当下的改革大业,保留社会关怀、思想批判、文化重建的兴趣与勇气。他指出,人文学者应该是智者,勇者。他将与在座学者一道期待变革浅薄、庸俗的社会风气,变革人文科学评价体系和管理模式,期待出思想、出人才、出人文大师的环境和氛围,他还与大家分享了自己晚年的人生信条:“双鬓近年飞雪,寸心至死如丹。”

  由于时间紧迫,参会的其他学者、诗人以及中国新诗研究所的师生都未能发表自己的见解。诚如周晓风教授所言,本次会议虽然成功举办,但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应该举办更多、规模更大的研讨会,以便更加系统地发掘吕进诗学的特征、价值与意义。

   我们充满期待!我们也相信新的时代必将造就更多像吕进先生一样的人文学术大师。